中國西藏網 > 援藏

援藏醫生徐安利:為大愛舍小愛,守護另一個家

黃駿 發布時間:2020-06-04 13:34:00來源: 中國山東網

  “再落一次落不下我們就返航了,不然燃料不夠用了!”在兩次嘗試降落日喀則機場失敗后,機長做出最后決定。

  大風是繼高原強日照、低氧氣之外的第三座守護神,還沒踏上西藏的土地,載著援藏工作者的飛機就被它猛烈的大風狠狠地來了一記下馬威。

  “沒事,今天不行就明天飛,我們一定要到聶拉木。”婦科醫生徐安利顯得不慌不忙,好像這次意外事件相比他們的援藏任務簡單太多。作為煙臺毓璜頂醫院援藏醫療隊中的一員,他和隊長重癥醫學科主管護師張振宇,隊員超聲科主治醫師張慶東的任務是幫助聶拉木縣人民醫院提升專科業務水平,協助他們在惡劣的環境和有限的醫療條件下完成二級醫院的評級工作。他們將成為這里的守護者,這里也將成為他們的另一個家。


煙臺毓璜頂醫院援藏醫療隊張慶東(左)張振宇(中)徐安利(右)

  “地獄之路”聶拉木,攻堅克難來下鄉

  聶拉木縣是本次援藏工作的目的地。25年前,按照黨中央關于全國對口支援西藏建設的重大決策部署,西藏日喀則市聶拉木縣便正式成為煙臺市對口支援縣。聶拉木縣地處祖國西南邊陲,喜馬拉雅山脈與拉軌崗日山脈之間,藏語意為“大象頸脖”,人們通常翻譯為“地獄之路”。雖然艱險重重,但徐醫生一行人偏偏要當一次“闖關人”。

  盡管徐安利經過專業選拔和培訓,初到聶拉木時還是不太適應。首先就是高原反應和失眠。“來了以后高原反應嚴重,前一個月主要是失眠,到第二天8點都睡不著,9點就該上班了,就是整整一夜沒睡。”面對高原反應,盡管走快幾步都喘得厲害,他還是半開玩笑地說:“我們來是救人的,哪有醫生自己先病了的道理?要是適應不了高原環境被送回去那就太丟人了。我們三人都互相鼓勁,堅決克服苦難,保證完成任務!”

  他總是保持著樂觀的心態:“該吃安眠藥吃安眠藥,該吸氧吸氧;我們這邊備著氧氣,晚上鼻子塞上氧氣、再吃上片安眠藥,這樣一晚上就過了唄。”由于宿舍沒有自來水,為了日常所需,徐安利和隊友們還要常常坐上三輪車往宿舍拉水,徐安利住在五樓,每次都是自己把水抬上去……這些僅僅只是困難之一。

  在當地,下鄉查體是援藏醫療隊的一項重要工作。“下鄉時候是比較緊張的,早出晚歸,中間有兩三小時車程。在查體的過程中不能停下休息,因為農牧民來一趟不容易,很多人都在排隊等待。”雖然沒有硬性要求,但徐安利一直都是等到所有人查體完成再休息或者吃飯。


煙臺毓璜頂醫院援藏醫療隊下鄉送藥


徐安利下鄉給藏族同胞義診

  盡管很累,徐安利仍然對下鄉時的見聞津津樂道:“我最大的感受是這片貧瘠的土地養育了一群善良的人們。雖然語言不通,但是藏族同胞看得出我們是來援藏的漢族大夫,都是很客氣地微笑著,然后和我們打招呼。”每次下鄉,當地人都會給援藏隊員們送東西,但也都被幾位援藏隊員一一謝絕。有一次結束任務走的時候才發現后備箱被塞了個風干羊腿,卻又不知道是哪個善良的藏族同胞給的。這一個個細節都讓徐安利格外感動。

  “評級工作一步步來”

  聶拉木毗鄰尼泊爾,在15年尼泊爾8.1級大地震時,聶拉木縣有限的基礎設施和醫療設施都被破壞了。徐安利介紹說,現在聶拉木的街道上仍然可以看到五年前震后的斷壁殘垣,存在的缺少人員、大型設備等問題,一切只能一步一步地慢慢推進。

  聶拉木縣人民醫院的基礎設施也未完善。徐安利介紹說,地震之后醫院一直是租借了一個院子作為應急醫院,來到之后他們把應急醫院的X光機搬到新醫院繼續使用。由于新醫院的手術室還有一到兩個月才能正式啟用,所以現在手術都是在煙臺捐助的一臺手術車里進行。

  高原缺水,診室的洗手處是用一個大塑料桶暫時替代的。對此,徐安利解釋說,現在的醫院也沒有穩定的自來水供應,每次上班之前,都需要去科里拿幾個空桶在供自來水的地方打幾桶水倒在大塑料桶里,他們就用來洗手。而且醫院內沒有廁所,如廁要到醫院外面一個寺廟旁的公廁。

  徐安利說:“目前我們向上級提到了這個問題,如果從院感的角度出發,這是不合格的。作為規劃中的一部分,相信醫院很快就有自來水和廁所,逐漸完善起一個醫療系統。”

  當談到評級任務的工作進展時,徐醫生明顯嚴肅了許多。“我們作為一個團隊,結合實際制定了計劃和方案。在這里困難肯定很多,但是單位領導很重視我們的意見,無論是人才還是硬件設施,我們提出的要求都盡量滿足。醫院醫務處處長王云強也親臨聶拉木與當地政府衛生主管部門、醫院協商督導二級醫院評審相關事宜”。 他開心地分享了一個好消息,“我們醫院捐贈的腹腔鏡手術系統一個月左右就到了,我一定會把設備充分利用起來,把腹腔鏡技術開展起來,為當地醫院帶來微創手術,為藏族同胞提供更好的治療。”

  一手培訓一手救人,援藏不忘學習

  坐診、做手術是一名醫生的日常工作,徐安利也是這樣。在煙臺,各醫院專業化水平高、工作細分十分嚴謹。但在聶拉木,一名婦產科醫生幾乎需要負責起婦產科的全部事務,這對專精婦科腫瘤的徐安利來說是個挑戰。

  在未到達聶拉木之前,徐安利在醫院產科培訓了一個周來保證業務質量過關,提前做好了各種準備。到達聶拉木縣以后,除了坐診、手術、下鄉查體外,徐安利還要擔負起培養當地醫生的工作。據了解,聶拉木縣人民醫院的婦產科主任是位年輕的90后,其他醫生也均為藏族同胞,在醫學知識和技術方面相對欠缺。84年出生的徐安利就要做好指導工作,每周抽時間開展培訓,把先進的技術和豐富的經驗交到他們手中,也交到他們的心里。


徐安利正在給當地科室的專業人員培訓

  在西藏,徐安利的生活是單調的,沒有娛樂活動,下班以后就是在宿舍里看自己的專業書,有時候要線上學習擴充知識。對此,徐安利又笑著說:“即使援藏也不能落下學習呀。醫學是不斷發展的,不能讓專業知識和技術生疏了,回去之后要是退步了可不行。”

  盡管下班時間是晚上7點左右,但當醫院遇到急診情況時,援藏隊員必須第一時間到達現場。5月13日夜11點34分,徐安利接到隊友張慶東的呼召,緊急前往急診室。當天,一位瑣作鄉的藏族婦女停經50天,突發腹痛,超聲提示盆腹腔積血。兩人通過視頻會診后判斷,該婦女為宮外孕破裂出血,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必須緊急手術。

  依照慣例,此類患者只能轉送到日喀則地區唯一有血源保障的市人民醫院。可是從藏族婦女所在的瑣作鄉到日喀則市人民醫院至少需要5個小時的車程,而病人持續內出血,已經不允許再長途轉院。時間就是生命,經過醫院和援藏隊員的綜合分析研判,決定將患者就近轉至聶拉木縣人民醫院急診手術。

  整個過程中,徐安利通過電話指導陪同患者轉診的米瑪醫生,在轉運途中建立靜脈通路給患者補液,同時指揮院內醫護人員準備手術相關藥品用物,婦科、麻醉科、藥房、護理部等相關人員全部到崗進行術前準備。5月14日凌晨1點50分,患者進入聶拉木縣人民醫院,此時醫院婦科的醫生不是下鄉未返就是在負責接生,徐安利又找來隊友、外科大夫李雪峰緊急前來給自己當助手。經過1小時緊張手術,患者成功止血,保住了性命。

  大后方全力配合,為大愛暫舍小家

  談到志愿援藏的初衷,徐安利說:“我是一名醫生,也是一名共產黨員,能夠為國家的援藏事業出一份力,我感到非常光榮。我們醫院的院長,以及我的導師、同時也是婦產科主任,都是第一批、第二批援藏人,我也不能落下。”

  說起在當地的心理壓力,他談到,雖然有高原反應、有工作壓力,但從沒想過放棄。“來自煙臺的援藏干部都十分照顧,讓我們感覺西藏有另一個家;醫院的領導也很關注我們的生活,醫院同事每天都有發來問候的話語,都讓我感覺特別溫暖,有大后方強有力的支持,我們能夠放心地開展工作。”徐安利感動地說。

  在下鄉查體的時候,徐安利看到了很多當地的藏族孩子,他尤其喜歡孩子們,也心疼他們生活條件艱苦,所以每次下鄉的時候他總會去超市買小零食帶給他們。其實,徐安利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在孩子最需要人照看的時候自己卻遠在西部。


徐安利和藏族孩子們合影

  盡管徐醫生表面上樂樂呵呵、豪爽不拘束,其實在家人面前他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每次和家里通視頻,他都會把床頭邊的、插在鼻子上的氧氣拿走,為的是不讓家里人擔心。說起煙臺的家人,他更多地是表達虧欠。但不完成援藏任務,自己說什么也不能回去。只能暫時把小愛藏于心底,默默等待來日的相見。

  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這一次他正是要追隨前輩的腳步,跟隨自己的情懷,在西藏留下自己的足跡、灑下愛的種子。今天,援藏任務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月,我們不知道徐安利醫生開了多少次會,加了多少天班,為多少藏族同胞帶去溫暖,有多少次想家……但是可以知道的是,徐安利還會一直在崗位上奉獻他的愛和責任,待到任務結束,再向家鄉、家人道出他的思念和深情。

  (記者 黃駿 實習生 王禹陽 通訊員 李成修 崔方榮)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JJ大众麻将下载 陕西11选5推荐 专家 极速赛车一天多少期 河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网站 炒股怎样看股票走势图 浙江6 1开奖20016 浙江11选五出球顺序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查 黑龙江6+1app 上海快3和值走势图41期 佳永配资-爱股票 百家论坛精选 股票做长线还是短线 上海快三今天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看号技巧 精准六尾资料 湖南幸运赛车官方网站